06年部分日记 
Thursday, July 6, 2006, 12:09 PM - 心路历程
  好久没有写些什么了,似乎只有难过的时候才会想记录一些东西,所以日记好像都是悲伤的。快乐地时候无话可说,高兴的时候就只想自己的爱好,好像是太极端了,人应该有控制力,应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吃喝玩乐?看看电影?泡泡吧?虽然相比起来不是特别地有趣,但是整天跟物质打交道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人?只管爱好,的确也太自私了,并且好像我已经成为了什么“程序员”“打工仔”之类了,这是我要的生活吗?显然不是。在我的梦想里,哦应该说是理想,我应该是CEO领导一个不需要很大但是自己的公司,应该开着法拉利去接心爱的人在翠湖、金璧广场一万英尺的高空享受都市的繁华,再去西山滇池享受星空的静谧,两个人可以经常去很温馨窗外景色又令人有无限遐想的咖啡吧听听音乐,去新建设一起看看电影。
  可是,现在的我在在朝着哪个方向努力呢?我在拼命的只管爱好,拼命的搞一些算不上高的“科技”,拼命把自己变成一个书呆子,我在远离我的理想吗?我的计划究竟是爱好的借口还是借爱好实现理想呢?好像都有,似乎现在去创办什么公司变得像去追女生一样算得上是挑战极限了,极限到如果纯粹凭借感觉就会随时动摇,爱好好像是个安乐窝,不想再动了。但是,这不是我。是的,人应该去尽量尝试,我不怕失败,但是我没有动力。这也应该不是问题,我坚信,人应该去尽量尝试,包括追女生,包括开公司。

  有时候,我无法知道自己的状态,有危机感的时候是进步得特别快的时候,但这只是正玄函数的半个周期,还有半个周期是满足感,觉得这开始变成最让我不安的时期,沉浸在满足感里面,会对周围的一切麻痹,忽略很多细微而重要的东西,并且更加沉迷于爱好的安乐窝,不去挑战。可是,人生奋斗不就是为了有满足感吗?要不然,当我们事业有成,岂不是到了危机的开端了?
  可是,这个学期,不知道是因为压力太大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正玄函数的周期里被插入了一个特别不爽的时期,一切都杂乱无章,什么都不想做,时间也熬不下去,有时甚至恶心想吐、吃不下饭。

  我到底属于哪一类人?科学家?工程师?白领程序员?还是CEO?好像都不是。虽然有说为什么关羽能成功就是因为武将里他是文官,文官里他懂书法。我非常同意这样会成功,但是,但是,我只感觉现在的状态只是乱七八糟。
发表评论   |  0 引用   |  永久链接   |   ( 3.5 / 3588 )

06年部分日记 
Monday, May 15, 2006, 06:19 AM - 心路历程
  听到燕姿的《牵挂》,想起曾经在春苑的日子,那幅日出的背景,和km169相伴的日子,画出几个框开始梦想做出电子星图的痴狂,听着《泪花》开始触碰Linux的时光,还有那个拨号连接以后心就和世界相连的憧憬。
  逃了一节电分课,去图书馆看了一上午杂志,《天文爱好者》上又介绍了《接触》,这次比较详细,又看到那些梦幻镜头……从图书馆出来,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走廊,实验楼前的花台空气清新极了,广播站放的Groove的歌又那么有感觉。嗨,这才叫生活嘛!
发表评论   |  0 引用   |  永久链接   |   ( 3.2 / 6153 )

06年部分日记 
Wednesday, May 3, 2006, 05:50 AM - 心路历程
  好像心中不平静,好像有很多东西要倾诉,心很累。不知道从什么东西开始说,真的很累吗?都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了,心很累?想休息一阵子,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
  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无奈,深深地隐藏在颓废的表相下。我开始以叹息来处理越来越多的事情,我无法做到的事情,以一种我唯一可以处理的方式,因为,学会了舍弃。想找朋友发泄一下,却发现自己说话已经不太诚恳,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提升的语言能力吗?
  看着超和他女朋友那么幸福,让我想起了一些其实是抹不去的回忆。
  然后,自然地,我又什么也不想做,怎么能这样啊?我应该已经彻底不想感情了才对,或许只是潜意识里的幻像吧,真实的我,还得朝着未来、明天、梦进发!
  只是很累,想休息一下。
发表评论   |  0 引用   |  永久链接   |   ( 3 / 5916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