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s

这里是《星光飞扬》数字化星图软件官方网站

lcsky_2.2.0.png

简介 下载

自己修复zEQ25赤经过流/赤纬过流的顽疾

zEQ25是一款为数不多采用“伺服电机”驱动的赤道仪,曾经也是该厂家在赤道仪轻量化和新型“Z”字型设计的经典之作。我在2013年作为“人生的第一台赤道仪”购入了它,去拍了ISON彗星。对它的精度和设计都比较满意。后来因为工作很忙,使用次数不多。陆续听说有使用者遇到“赤经过流(RA overcurrent)”的故障,还庆幸自己这台没遇到,貌似是良品。

直到2017年,有较多的时间来折腾天文,才开始高频度的使用,过流的阴影也终于随之而来了,不过和大部分人遇到的情况不一样,我的这一台显示的是“赤纬过流(DEC overcurrent)”。然而更加悲剧的是,艾顿售后答复“该型号太老,已无配件可换”,苍天啊,用了10次的崭新的赤道仪,就这么成了个铁疙瘩……(这是伺服电机设计的共性问题,而非个例,而且根据下面拆解看,这种电机淘宝价3块一个,就是质量顶天了30块一个,可偏偏这是特制款,轴是两头出的,淘宝无同款,这种特殊定制型号,艾顿该常备货啊,目前这个状况,老用户感到被放弃的痛……)(2017-11-16更新:通过电话联系(025-83225339),艾顿这个电机是有货的,之前应该是联系到了技术人员他手上没货了。过保后购买100元一个,需要自己焊接老的编码盘,已经下单等到货)

我也是一直折腾、设计软硬件的人,就拆开自己搞吧。伺服电机,买的时候心里也紧张过,因为大部分伺服系统都是用有刷电机来做执行机构的,不过心想这也是非常成熟的技术了,工业界用了这么多年,不至于这么现代化的产品还和小时候四驱车那钟有刷电机一个货色吧,这次拆开才发现,大爷的还真就是用的四驱车那种电机,就是个头大点,型号是180系列的,真为这种电机的碳刷和换向器捏一把汗!

IMG_6750.jpg

中间两块就是碳刷,比铜软,目的是电机转动时把电流传递给上图里的铜制换向器,并且磨掉自己,以保护换向器,也就是说,对于有刷电机来说,寿命是有限的,总有一天碳刷磨光了,就得维护,或者干脆换电机。

一开始我以为是碳刷的问题,可打开发现碳刷好好的更新的似得,一时找不到方向。但是故障确实是存在的,只要电机转速超过手柄上128x,就报过流,而且碳刷焊点温度确实很高,驱动板上3个1R并联称0.3R的采样电阻也非常烫手,不像是误报。

IMG_6754.jpg

测量了一下相间电阻,分别是4.5R,4.3R,2.5R,咦,为啥有一相电阻低了不少呢?会不会是换向器被碳刷掉下来的粉末给填满了造成了短路?拿裁纸刀清理了一下换向器的缝隙,再测电阻已经变成了统一的6R,感觉应该找对了方向,装上一测,果然不再报过流了!128x没问题,MAX档居然也顺畅了!下图就是清理的地方,厂商不救的zEQ25老用户们,命运总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啊!当然,有刷电机的通病,可能这样的拆机维护一段时间总得折腾一次,最后电刷彻底没了艾顿又不提供同型号的话估计就正式寿终正寝,谁让我们当时脑抽给做了小白鼠呢?

天文这种爱好,都是在工作之余,外加天气允许之时,使用频次很低,1年保修期有时候还用不到2次,确实是厂家之幸,处理不好,却就变成厂家之不幸了。

IMG_6752.jpg

附:电机拆开前,需要先拆了这个光电编码盘,这里有一个极小的内六角螺丝,我为此买了一套微型内六角扳手,并确定这个是0.89mm的螺丝,所以各位要动手的话,要买一根这个型号的内六角扳手哦!

IMG_6757.jpg

最新作品:爱可知智能空气检测仪

时间确实是一把杀猪刀,16年前,那个通过纯粹“逻辑的力量”编写代码创立本站“星星宇宙”的我,心中的星空一直在万里高空闪耀,未曾远离。心境虽已更迭万千,但我相信,“认知这个世界、创造有意义有价值的美好”的初心不曾改变,也正是这样的初心,不断积累,不断实践,不断了解和超越自己的局限,让我们能够更好的“从一片虚空之中创造出一个实实在在的美好,不惜辛劳跨越现实中知识的边界、行业壁垒、平台局限、竞争的门槛”。16年后的今天,作为一个更好的我,与当初创建“星星宇宙”一样,从一片寂静的时空中,创立了“爱可知”这样一个品牌,和一个帮助人们了解新装修家庭空气污染状况的“智能空气检测仪”。

两年前,我成立了上海宇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希望专注于探索和研发改善人们日常生活品质的智能硬件产品。缘起于“抡起锤子(电烙铁、三极管、编译器和PS)解决生活中的困扰”的工程师文化:2011年为了解决上海的PM2.5的爆表,买了空气净化器,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的困扰。PM2.5的危害要经过长期的积累才会显现,而这种积累和重金属一样是只进不出的。5年前来到上海时,3M的口罩就成为了日常装备,那时候还经常被人围观,而生命诚可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时间久了,逐渐出现一个疑问,口罩是不是该换了?家里的净化器到底有没有用?公司的净化器是不是该换滤芯了?于是身为工程师的我业余时间随手搭了一个简单的检测仪,首先发现净化器确实有用,污染天里室内数值比室外低得多!另外口罩也是不必一直戴着的,进入一些商场,他们的新风系统比较好的话,完全能把PM2.5降低到安全范围。这个小小的原型检测仪就这么一直陪伴在身边,默默守护。

后来装修,甲醛因为强致癌性进入了视野,可想检测它却并不容易,因为甲醛即使达到对人危险的程度,浓度也相当低,传统铁壳的半导体气体传感器输出根本没有明显的变化,而化学试纸跨越安全与危险浓度产生的颜色区别实在是难以辨别。后来偶然知道了英国的电化学传感器,买来一试发现灵敏度相当高,与专业的检测结果竟相差无几!便萌生了把这个缘起极客精神的仪器认真做下去的念头。这是我一直想做的对人们健康切实有意义的事情,将以前两三万一台的专业仪器才能达到有意义的精度,以不到千元的成本提供给大家,同时改进传统检测仪的不足,做一款便携、互联、智能、有灵魂的产品。这也成为创立爱可知的原因和团队日以继夜不断超越自我的动力和愿景!

612个日夜,研发从未停息,深夜,城市的灯火阑珊,有我们点缀,只为将“爱可知”打造成为可靠的产品。

2016年3月31日,爱可知震撼登录苏宁众筹,期待与你的相见!

爱可知智能空气检测仪

2014-2-3_春节全家峨山出游,夜拍星空

2014-2-3_Scorpius.jpg

天蝎座星区,著名的星空调色板。不是第一次拍这个区域,但是第一次拍出这个目标,暗弱的三色云气要有足够好的环境和足够长的极累曝光时间。
(继续阅读)

2013-11-15天荒坪彗星之夜(二)C/2012 S1 ISON

C2012S1_average_staralign_4165-4210-46-2.jpg

46张叠加的ISON(恒星对齐)来了,彗尾很壮观!

从上海出发,西进270公里,我们向着最近的一座千米高山——安吉天荒坪出发了,这是一个抽水蓄能电站的所在地。一路上雾霾弥漫,高速上车灯照出缕缕青烟,那还真是烟——田里燃烧的秸秆,天空除了昏暗的金星只剩下一片灰蒙的烟尘,原来PM2.5都是这么来的,只能带着口罩,默默祝愿烧的人总该有回报。进入山路,空气马上变好,沿着盘山公路到达山顶的时候,星星已经越发明显。

(继续阅读)

2013-11-15天荒坪彗星之夜(一)C/2013 R1 Lovejoy

爱好天文这么多年了,为了更好的未来暂时放下了星空,赶着彗星光临,才买了第一个GOTO赤道仪,带着单反和镜头,周末第一次去天荒坪,拍下人生第一颗彗星,还多亏去年在高兴老师的星明天文台实践了一些天文图片处理的功底和基本判断,在周六凌晨4点~5点10分仅仅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窗口内拿下了2颗彗星,周六凌晨成功避开了接近满月的干扰,周日则由于月落时天文晨光已经开始,几乎没有能用的片子。

处理相当耗时,先来看看R1吧!

C2013_R1_autoflat_colorbalanced.jpg

(继续阅读)

C/2012 S1 - 光科网彗星就要来了

C/2012 S1
光科网彗星(C/2012 S1) Michael Jager摄于2013年10月17日,左下方的亮星是火星

光科网彗星(C/2012 S1)是一颗掠日彗星,于2012年9月21日被白俄罗斯的维塔利·涅夫斯基和俄罗斯的阿尔乔姆·诺微切诺克通过国际科学光学监测网(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Optical Network,简称:光科网 ISON)靠近基兹洛沃茨克的俄罗斯0.4-米 (16-英寸)反射镜发现。随后,在2011年12月28日莱蒙山巡天数据和2012年1月28日泛星计划(Pan-STARRS)巡天数据中找到发现前的影像。国际小行星中心在2012年9月24日公布了此一发现。通过雨燕卫星 (Swift Gamma-Ray Burst Mission,SWIFT)的观测数据估计彗核的直径约为5千米。

光科网彗星(C/2012 S1)轨道

这是星光飞扬空间模式模拟的光科网彗星(C/2012 S1)轨道,彗星将在2013年11月28日以0.012 AU(1,800,000公里)的超短距离通过近日点,由于距离太阳太近,并不利于观测,第一个最佳观测时段约在2013年11月中旬,此时彗星在日出前升起。其后彗星逐渐靠近太阳,淹没在阳光之中。12月中旬时,如果彗星没有被太阳烤化,则将会出现在日落后的西方低空,为第二个可以观测的时间段。

光科网彗星(C/2012 S1)预报

上图是星光飞扬给出的第一个适合观测时段的隔天数据(图为上海地区,想看您当地的预报,请下载星光飞扬免费版),绘制出连续10天、每天日出前一小时的位置预报。

附:光科网彗星(C/2012 S1)亮度预报图

星明天文台XP1打双筒目标:衣架星团、“星空降落伞”等

2012-10-3日晚申请了XP1,3小时的观测时间拍摄了鹰星云(M16)、衣架星团、“星空降落伞”、天琴座环状星云(M57),今天把后三个全部放出!

用XP1打后三个目标,似乎是杀鸡用牛刀了,但“牛刀”有时候确实能带来别样的惊喜。

“星空降落伞”是我胡乱命名的一群很有意思的小星星,在蝎虎座内,蝎虎座似乎是个不易记住的星座,用双筒巡天我总是记不住天鹅、飞马、仙后与仙王4个星座围成的广袤空域内的小蝎虎,直到有一天注意到了这个很有规律的降落伞形状,才对这一片星空有了些印象。在8x42的双筒望远镜里看起来,就像一对双星挂着一个橙蓝色的“降落伞”,就那样定格天空。双筒里能看到这3颗星一橙二蓝,但是一定不像XP1拍下来的这么动人,看起来星星都只是一个个偏暗的小点,而在XP1里面却是如此的华丽。

星空降落伞,双筒的好目标
星空降落伞星团 站长摄于2012-10-3 22:00, 星明天文台 XP1(NEQ6+STL11000M+FSQ106N), RGB: 各1x120s

衣架是双筒的老目标了,每天看看整齐的小衣架,身心愉悦,之前在市区用微单拍过衣架,虽然那形状确实是个衣架,但不会震撼心灵。直到今天取回XP1打下的图片,MaxIm DL中RGB合成的那一瞬间,那些圆润的星点,那星点清澈的色彩,就那样出现在深邃的夜空里。比起双筒里淡而素雅的小小衣架,感觉就像是穿过重重迷雾飞到了它旁边,发出的光芒甚至照亮了夜空。

衣架星团,双筒的好目标
衣架星团 站长摄于2012-10-3 22:00, 星明天文台 XP1(NEQ6+STL11000M+FSQ106N), RGB: 各1x120s

这……是我在双筒里死都没看见的天琴座环状星云,以前一篇文章中提到“余光又确认了M57附近3颗8.75、8.65、8.25等星组成的等边三角形”,这次我给标出来了,手动找星的话用这3颗来定位不错。环状星云很小,点击可以看大图。

天琴座环状星云(M57)
天琴座环状星云(M57) 站长摄于2012-10-3 22:00, 星明天文台 XP1(NEQ6+STL11000M+FSQ106N), RGB: 各2x120s

最后赞一下XP1的成像质量,非常敬佩高桥的设计与制造,日本工程师的工程素养是非常值得学习的,XP1使用的这架高桥FSQ106N摄星镜星点几乎完美,边缘星点依然锐利而保持正圆,赏心悦目。

XP1解析度
星明天文台 XP1中心与边缘星点都非常锐利

用高兴老师的星明天文台拍摄星空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半年前第一次使用时,为第一次亲自拍到曾经无数次目视观测失败的各种星系、星云而激动。然后是忙碌的半年,偶尔在阳台用双筒小看一下星空,避开了不适合目视的各种听起来华丽的星系星云,转而认星、欣赏星之美,然后再次使用星明台拍摄,方向感好多了,看到照片上曾经熟悉的星群倍感亲切,乐趣无穷!

关于如何申请星明天文台观测时间,可以参考高兴老师半年前的帖子:《人人都可无偿使用我的远程控制天文台拍摄您想拍摄的目标

星明天文台XP1打“鹰”

半年没有申请观测时间了。这半年,陈一平老师和高兴老师为星明天文台增添了2台新设备:XP1XP2(Xingming Public 1 & 2),两台用途和结构截然不同但都素质极高的观测设备。XP1主镜是FSQ106N,相对来说焦距较长,视野3.9°x2.7°,有Ha窄带滤镜;XP2“主镜”是135mm的单反镜头,拥有9.6°x6.4°的宽阔视野,无窄带滤镜,但可直接出彩色照片,可以用来做银河、星野拼接拍摄。

昨晚申请了XP1,3小时的观测时间拍摄了鹰星云(M16)、衣架星团、“星空降落伞星团”、天琴座环状星云(M57),今天先把处理好的“鹰”发上来。

M 16-(2Ha)L(1)R(2)G(2)B_final_cutted.jpg
鹰星云(M16) 站长摄于2012-10-3 22:00, 星明天文台 XP1(NEQ6+STL11000M+FSQ106N), LRGB, RGB: 各2x120s, L: 2xHa 240s

(继续阅读)

2012-8-16一些适合8倍双筒观测的深空天体

昨天看晴天钟,今天的云量预测是一片蓝色,预示今天将会有一个晴朗的夜晚。夜幕降临,果然是上海极其难得的晴天,竟然低空都清澈透明。

前几天由于低空透明度不佳,一直以躺着的姿势观察天顶附近,现在看到如此清澈的低空,一个念头迅速冒了出来——人马座附近的深空星区!

2012-8-16_m20.png

(继续阅读)

Syndicate content